浪人与死宅

【昊磊】那,我等你回来啊。

日常/无常识脑洞向

不喜勿喷/理性探讨



      五月二十六,星期六,天气雨。

      晚上十点半。

      好不容易周末,北京这个少雨的城市却突然在晚上十点准时开始下了一场持久的暴雨。雷电在屋外惊得骇人,屋内时不时被闪电炸出更亮的光线,在又一次的黑夜破裂声中开门的声音消失无音。

      归家者好像已经习惯了回来时候的光亮,明明是单身公寓的房子却到处都是两个人的痕迹。

      "吴磊。"

      刘昊然站在离他两米的距离叫他。

      "嗯……"

      吴磊手中笔没有停,直到写完这道题的完整解析才从试卷里抬起头,好好去看眼前的人。

      "你回来了啊。手里提的什么?"

      刘昊然抬起胳膊朝他晃了一下手提袋,"品牌商送的。"

      说完就没有继续打扰他,两人通了个眼神,一个就去收拾自己,另一个又埋下了头继续刷题。

      窗外雨仍没有减小的趋势,轰轰烈烈地发出叫声,浴室里传来小声的、淅淅沥沥的花洒流水声,从浩瀚奔涌江河中分出一小支细流为一个人义无反顾走下去。

      男孩子洗澡速度很快,吴磊还在纠结第三道大题时刘昊然就裹着浴巾擦拭着头发出来了。

      夏日的温度就算在雨夜也没有降下来,刘昊然刚从浴室出来就觉得隐约又要冒汗,赤着脚去开空调,却也不敢开太低,从一开始就设置了二十六度的适宜温度。他就在空调旁倚靠,干发毛巾搭在脖子上,隐去生息一般注视着那个专注做题的老师。

      "你站那盯着我就像监考老师一样。"

      吴磊落笔最后一个数字,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活动了脖子和手腕。

      刘昊然笑,扯下毛巾往沙发上走,顺手就把毛巾搁在了茶几上。

      "你们监考老师会这样看你吗?"

      吴磊刚做完试卷,百无聊赖,听眼前这人这样说,挑起嘴角就切换到拍摄杂志时的勾人状态,"会呀,我这么好看,谁见我不都是这个眼神?"

      刘昊然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忍住翻出天际的眼白,开始转移话题。

      "试卷拿来,答案对了么?"

      吴磊捏着试卷扯出哗啦啦的响动,听到后文又翻出答案一起丢给了刘昊然。

      "你帮我对了吧。好累,我躺会。"

      刘昊然惯着他,由着他盘着腿往沙发上靠,自己起身拿了一支笔坐在他身边改试卷。窗外的雷电声已经停住,雨却有不眠不休的气势,仍在淅淅沥沥地继续。

      吴磊最近停了一切工作,窝在这里安心冲刺高考。从进入高三以来他的刷题量就开始增加,他所处的环境和别人不一样,只能从工作的间隙见缝插针地进行复习,到了五月下旬后停了一切工作,所有的曝光由以前留下来的影视活动维持。

      高考,这个曾经离他很远的词终于悬在他的头顶,要落下最后的宣判了。

      团队那边希望他成为北影的双料第一,好好借由这个话题把备考阶段的流失的热度又重新拿回来。

      近年越来越多的童星参加高考取得优异的好成绩,吴磊压力不可谓不大,尤其是朝夕相处这人15年是中戏的双料第一,他自然也不想落后于他。

      可是这些光环的背后所付出的努力要远比别人多的多,他这些天不停地刷题也是因为临近高考而又提心起来。

      刘昊然改得很快,又回过头帮他看了一下错题分析,转头看见倚靠在沙发上的人眼皮抖动,没有睡过去。

      "改完了,还不错呀你,错题你再看看吧。"

      吴磊没有睁眼,却开始挪动,离刘昊然越来越近,直到整个人像个大型的腿部挂件一样缠上刘昊然的腿,头放在他的膝盖上。

      "噗,你在干嘛?"

      刘昊然虽是这样说着,手却把试卷和笔搁在了一旁,抚上了他柔软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像是给这只大型猫咪顺毛一样。

      "累了吧。"

      "我要高考那时候也是。那时候我还在泰国拍戏呢,整天在工作和学习中切换……"

      "嘚瑟……"吴磊闷着头发出一句吐槽。

      "哈,哪有跟你嘚瑟,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

      "是是。我们昊然小哥哥数学好,119呢,全靠数学赚分,中戏专业、文化成绩双科第一,超级了不起……"

      吴磊那厢吐槽停不下来,放足了攻势不让刘昊然插嘴说话,刘昊然拿他没办法,双手挪去他的下颌角要托他起来。

      吴磊语气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整个人也是处于放松的状态,轻而易举地就被刘昊然抬起了头,眼睛还是闭着的状态,好像整个人累到了极点,失去了所有的动力,只这个人还在支撑着自己。

      刘昊然盯着他开合不停的嘴,不知道这个人是心里存了多少吐槽能量还在叭叭地往外冒词。

      "那你昊然小哥哥这么厉害,你喜不喜欢?"

      刘昊然突然打断他念念不休的话,抛出一个问句,吴磊却好像早有预料一样,甚至没有停顿就接了下去。

      "喜欢……唔……"

      刘昊然没有等他话音落下,只听到二字回复就吻了上去。

      两人以极其别扭的姿势开始了这个亲吻。

      吴磊的脖子拉伸出更为明显的喉结痕迹,它隐蔽地起伏,似在空气里挣扎想要抓住眼前的事物;刘昊然倾身,手肘抵在吴磊之前伏在的地方,急切地想要向这个明亮少年奉献出什么。

      亲吻在两人开始急促喘息的时候停下,刘昊然却没有放开他,两人交错着脖颈,双方的呼吸声在自己耳旁破风。这场早有预料的亲吻消耗了两人太多的气力,等到刘昊然再开口的时候嗓子已经带有明显的沙哑了。

      "外面雨……停了。"

      吴磊猛然起身抱住他,他顺势抬起身子又往沙发上倒去,吴磊整个人就埋在了他的身上,依然没有对视,可是瞬息间吴磊就好像将自己的体力值恢复到了满点,整个人压住在刘昊然似有万千世界重。

      "我会努力的。"

      "像你一样。"

      "追上你。"

      "再和你继续走下去。"

      刘昊然莞尔,回应他的拥抱,用同样的力气抱紧他。

      "那,我等你回来啊。"




【昊磊】要不要来一局游戏?

昊磊/脑洞/日常

时间线大概是混乱了,不要较真

不喜勿喷/理性探讨

刘昊然最近很忙,从琅琊榜2到贺岁档唐探上映以来他的热度就居高不下,圈了一票姐姐妹妹阿姨妈妈女友粉外还收获了一些不错的资源。自己团队那边对这开年大吉的喜讯都很上心,除却之前安排的通告接下的剧本外,又另加添上了新的活动安排。他虽做好了脚不沾地的心理准备,但没成想到自己出现在的地方能围上那么多粉丝路人,自己是结结实实地被自己如今的热度吓到一下又连忙全副武装低着头匆匆去下一个地方。

忙活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被放回学校安安静静修养一段时间。他在学校外租了一间公寓,有时候想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间就窝在里面。

公寓的装修简洁明了,没有过多的装饰物,书柜里的书稀拉摆放着,更多的都被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床头柜上、沙发茶几边。客厅茶几上放着两台笔记本电脑,连接着机械键盘和鼠标延伸到地毯上,悬挂式超大屏电视上也接着交错的线。

刘昊然就这么躺在沙发上,一本翻来的书放在脸上遮住外面的光线,想要寐一会。刚刚好,听见了玄关传来的钥匙开门声。

"诶。"来人看见玄关摆放的鞋子怔了一瞬,又无比自然地换上旁边的拖鞋,蹑着手脚小声走了进来。

刘昊然躲在书下面勾着嘴笑了一下,连带着书本轻微移动了两下,来人眼尖,立马就发现了。

"刘——昊——yan~"吴磊抬起下巴,拖长声线软趴趴地叫了刘昊然一声。

刘昊然见被发现了,也不再装睡,拿开书就起身坐了起来,双腿敞开,手肘抵在膝盖出,向前伏着身子看向他。

"笑什么笑,你怎么闲下来回来啦。"

吴磊坐在侧边的单人沙发上回视过去。

"太累了,给放假回学校充充电。"刘昊然就这么坐着,给吴磊一个眼神,又挪了半点身子,吴磊又起身换到了他身边坐着。

"唔啊——好久没见了呀。"他伸着懒腰一样摸了一把吴磊的头发,又把伸开的手臂搭在身边人肩上。

"还说呢,回来也没跟我说一声。"吴磊嘟嘟囔囔抱怨了一句。

"嗤,我们的三石弟弟是一直都在往这跑呢?"刘昊然没忍住就嘴上欺负了他一下,眼前这个不断长高不断成熟的男孩子露出一股不满的情绪还真是可爱,只想伸手去揉一下这只毛茸茸的猫咪。

"谁没事儿往你这儿跑呀!你自己把钥匙给我的,我这次刚好在北京有个活动,省酒店费就过来了啊。"

"酒店啊——"刘昊然笑盈盈地盯着他,不作任何反驳,"也行,你乐意来就行。"

吴磊没有顺着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他拿起刚刚的书翻阅起来,倒是想要看看刘昊然最近在看什么书。

"老师上课时提到的书,我就买来看看。"

"挺认真啊。"

"那是。要不,你来考我们学校啊?"

吴磊把视线从书上撤回,回敬过去一个像看傻逼的眼神,"考都考了,你让我去复读啊。"

刘昊然笑出虎牙,又伸手过去薅身边人的毛,在吴磊反抗之前迅速收回手,挪身一屁股坐在了地摊上,"要不要来一局游戏?"

"可以啊。"

吴磊闻言扔掉了手里的书,坐在了另一台笔记本电脑的面前开始调整键盘和鼠标的位置。

"最近刷试卷刷到睡觉都是梦见答题卡上的选项堆成墙把我围住,那些数学公式就在我身边转啊转的,唉——不是人过的日子。"

两人不断按着机械键盘,移动着鼠标,啪嗒啪嗒的声音从指尖飞出。

"正常,我那时候也是——诶,你跑哪儿呢,回来回来。"刘昊然躲在墙角开始移动视角。

"西北方向。"

"了解。"

两人蹲在角落,等敌人从西北方向跑来时候同时开枪,对面两人应声倒地。

"你去搜,我看着。"

"切——"吴磊嗤了一声,"等着,你缺什么?我看看。"

吴磊快速搜完包招呼了一声两人就朝包围圈跑去。

"等高考完,我一定休个小长假,也跟你一样找个地方自己窝着。"

"来这呗。"刘昊然手下速度不减,快速搜索着,"那时候估计我应该是待在外面,不会回来。"

屏幕里传出两声枪响,吴磊解决一个敌人。

"啧,大忙人啊。我高考完了你都没时间出来玩的。"

刘昊然听着身边这人的小情绪,莫名又带上了笑意,虎牙就这么明晃晃的露在外面。

"等你高考完——"

"我当然是要有时间陪你的呀。"

吴磊被这句突然低压下来的话所怔住,转过头盯着刘昊然的脸。这时候刘昊然已经敛住笑,神情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仿佛刚刚他没有说过话一样。

可电脑不多时就传来几声枪响,吴磊的手已经脱离了键盘,虚握在鼠标上;刘昊然的手速也没有跟上,甚至刚刚准备挣扎反击的时候就脱力放弃了。

吴磊惊醒,回过头时屏幕已经黑白一片了,有些懊恼和不满地嘀咕:"你这人,每次都爱来这么一下。"

刘昊然自觉好笑,抛下鼠标键盘,又侧身抽出吴磊腿上的键盘扔在茶几上,将他往自己身侧带的同时也倾身向他倒去,就这么一头扎在身边少年人的肩颈处,忍住笑意抖动,闷头回他:

"都这么多次了,你还是吃这一下啊。"

Ps.

最后这句话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能理解,因为我比较爱这样说「:)」一时找不到更好的词去代替。

大概意思就是"都这么多次了,你还是会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有可爱的反应啊"。